树人艺术高中微信公众号

生命如歌 边走边唱

  • 发布人:重庆八中
  • 撰稿:
  • 摄影:
  • 发布时间:2008-10-08

主讲 李达武教授 西南大学文学院

同学们,首先要感谢我们八中的领导,安排了今天下午这样一次讲座,使我——一个西南大学现存在职年龄最老的女教师:本人现在是60尚不足50颇有余,因为我现在已经58岁半了,基本上是属于婆婆级别的老师了——能够在这里跟我们花季少年在一起,共同来欣赏古代诗歌,所以李老师也感到非常的荣幸。因此首先我刚才说的要谢谢我们的领导,谢谢我们的各位同学们,谢谢你们的光临。

今天下午我的讲座是——《生命如歌 边走边唱》,本来我上次来讲的时候是把3个内容放到一块的——中国古代诗歌的建筑美、中国古代诗歌的音乐美和中国古代诗歌的意境美。这3点,我想我们一些同学知道它是新月派的闻一多、徐志摩、胡适他们提出来的关于诗歌的一些主张,也就是新诗现代诗应该回到格律诗、古体诗歌的那样一种形式美上面,因为诗歌不仅仅是它的思想美情感美上,而且它应该有它的形式美上,这样才更感动人。由于我们的时间关系,我们只有一个来小时的时间,所以今天下午我们就只讲一个专题——中国古代诗歌的音乐美。

刚才说了中国古代诗歌它是应该具有音乐美的。古人说“在心为志,发言为诗”,然后毛诗“大说情肚于中”,而行于言用语言把它表达出来,言之不足,这个语言都不能够表达清楚。“则嗟叹之,嗟叹之不足则咏歌之,咏歌之不足故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意思就是说,诗歌本来就是发自我们内心情感的表达,它可以载歌载舞的表达。其实中国古代诗歌它本来就是歌,我们说诗歌诗歌其实只是有诗无歌,也就是说诗歌只是一种文字表达方式没有音乐了。为什么没有音乐了,这个原因呢主要是以下三点:第一点就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时代太长久了,差不多几千年的历史,从原始社会到现在,那些原本是歌曲的歌,结果我们却不知道曲子了。第二,漫长的时间过程中战乱不断,我们知道战争摧毁最大的就是对人对文化对艺术的摧毁;第三就是我们历代的封建统治者他们在把这些诗歌收集整理记载下来的时候一般他们不记曲调只记歌词。我们从《诗经》就该知道的,比如《诗经》我们知道是周王朝派出采诗官到民间去收集这些诗歌,而采诗官收集过来之后献给周天子听。同学们听老师说过吗,或者看过书吗,是让周天子寻欢作乐呢,还是让周天子观风俗知民情,因此它主要侧重在内容上而不是侧重在艺术形式上。还有最后一点,为什么我们今天不能唱了,就是中国古代诗歌原本的记谱方式,不是我们今天的哆来咪发所的简谱、五线谱。中国古代的古谱就算是传到今天我们也不认识了,所以我们不能唱了。因此李老师搞这个讲座有很大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有志青年让我们的诗歌能重新唱起来,唱起来是大有好处的,我想我们在座的各位,你们比较喜欢唱那些流行歌曲通俗歌曲,那些歌词就记住了,甚至说就领会了,可以唱的声情并茂,当然我们八中的同学都是优秀的,应该说记忆力各个方面都锻炼的很不错了。但有些小孩子让他背书他背的很痛苦,唱歌他却能够记住歌词,于是我们知道,形式它往往能够带动,甚至有利于我们内容的理解和流传,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讲中国古代诗歌音乐性的目的。

下面我们先说一下中国古代诗歌是怎么唱的。这是一首清代以来流传下来的仿古曲调,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我们一起把它读一下好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静,唯见长江天际流。”这个调子我刚才说了是清代以来流下来的仿古曲调,清代对我们来说也是古代,只不过仿古它是仿的唐代的古,因为唐代的调子我们不知道怎样唱了,扬州应该在江南,江南在南方,因此这一代主要是唱昆曲,所以有点江南小曲和昆曲的感觉。李老师的嗓子不是很好,我们只是感觉一下味道,(唱诗歌)大概是这种感觉。下面一首孟浩然的《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个凋子也应该是个仿古曲调,不过应该是我们近代的仿古曲调,我在中央电视台听别人唱过,然后我把它记下来加了一点工,唱起来一种儿歌的感觉,很简单让我们一起来读一遍,很简单的一个调子一会儿我可以教大家来唱这个调子。我一句一句的教,教两遍就会了。(齐唱)好非常好,给你们鼓掌,应该会唱了吧。

下面我们来讲一下中国古代诗歌的音乐美除了起调,本生还具有音乐美应该怎样来体现,构成诗歌音乐美的因素主要是以下几点——就是音节,我们中国汉字主要是单音节,所以那音调主要是通过音节的声调来形成的,我们今天的声调主要是阴平阳平上声,而古代的声调是平上去入,而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入声了,入声这个声调已经归到上声和去声还有一部分归入到平声也就是阴平阳平里面。所以我们今天的普通话就把阴平阳平做去生,上声去声做入声,没有入声。我们长大了,我们要写格律诗,而古代的声调是平上去入,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入声了,入声这个声调现在大部分归入到上声和去声,还有一部分归入到平声,就是阴平和阳平里面。所以我们今天的普通话,我们就把阴平阳平作平声,上声去声作仄声,没有入声。但是在古代是有入声的,也就说古代的诗歌呢分平仄。平就是平,上气入就是仄声,而因此比方说以后我们长大了,我们要做格律诗,就一定要知道入声。为什么呢,因为格律诗讲平仄,如果你不知道入声,那些入声变成平声的,读普通话就读成平了,结果就搞错了。这个长大了后我们慢慢学,知道这一点。

比如说通过声调来形成的一种音乐美,在唐代的时候出现的格律诗就是武则天时期的两个宫廷文人,一个叫沈钱期,一个叫宋之问,他们就发明了近体诗形式的格律,这个形式的格律是怎样的呢?一首五言律诗,有八句,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是不是它本身这种声调就有一种音乐感,比如说杜甫的《春望》就符合这规则,国破山河在,仄仄平平仄,国家的国就是入声字,我们在座的同学如果有泸州那来的,应该就知道入声字的读法,还有李老师那个李达武的达字,它就是“da da da ……”那样,声音短而促,这是发音上的一个特点,所以过去我们说,我们四川人作格律诗得天独厚,是因为我们语言里保存了入声字,再看杜甫的“国破山河在,城深草木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玉不胜簪。”我竖着板书是仄声,横着板书是平声,这是第一,音节上,音调上的音乐感。第二,音节和音节组合也有音乐感。什么叫组合呢?比如说我们一首诗,五言的诗歌是什么样的呢?学过没有“行行重行行”,哦,原来你们都是高一啊,还没学过。〈〈孔雀东南飞〉〉知道吗?(同学们的回答是知道的)。〈〈孔雀东南飞〉〉,它五个字是由双音节所构成的几个组,其中孔雀,东南是双音节所构成的词,飞是一个单音节词,但我们读的时候不是这样顿着读,而是读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还有学过岑参的知道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吗?学过哦,好,我们看七言诗。七言诗的音节,双音节: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也就是说在三个顿里面有一个顿的声音拖的最长,声音最大,这个就叫逗。至于我这里的逗肯定没有我们今天叫我们说点逗这个句子,在这里就相当于我们的情感重音和逻辑重音。于是,它就把诗歌分成了两半,我们过去看那个人读书的时候摇头晃脑,就是因为这个逗而摇头晃脑起来的。“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这个就叫中国古代诗歌最早的格律,叫半逗律。它把诗歌声的诗句又分成两半。好,这是第二。通过诗句里面音节和音节的组合,有顿有逗,四言诗是一顿,五言诗是两顿,七言诗是三顿,而逗眼只有一个这样形成了两半。好,然后第三点,诗歌本身的音乐性体现在它和散文最大的区别,就是散文不押韵,而诗歌呢必须要押韵。古诗词哦,今天我们有许多新诗都不押韵,是不是哦。我们这里讲的古代诗歌必须要押韵,所以有些时候,有些同学他们喜欢写点诗给李老师看,而且呢,他们还是写的那种很整齐的。这种古诗的形式,但是又不押韵,我就跟他们建议呢,如果是一首诗,请注意,明显的特点就是至少四句压一个韵,或者双句押韵,第一句可以不压,第三句可以不压。2,4,6,8这样的句子要押韵,相同的韵。这样的重复听起来很流畅很和谐,这样也很美,便于我们的记忆,这就是押韵。押韵的目的最主要的就是符合诗歌本身的特点,诗歌是歌,这样就便于他们的吟诵歌唱。中国的诗歌是怎样吟诵歌唱的呢?我们以后再讲。第四个特点就是曲谱,中国古代诗歌是有曲谱的,可是我们今天已经不认识了。最早的曲谱是先秦时代出现的投壶古谱,本来投壶是一种赌博活动,有点类似于今天,比如街上某些人扔圈去套东西,套到的就算赢的赌博活动。投壶古谱主要是一击鼓来作伴奏,是一种节奏,这种投壶古谱的音符。那时我们还没有发现阿拉伯数字,也没有五线谱那豆芽,因此投壶古谱就采用最原始的图形:圆圈和长方形。圆圈表示敲小鼓,长方形表示敲大鼓。比如说,他要敲两下小鼓,就用两个圆圈表示,然而,敲三个大鼓,就用三个长方形表示。我们读的时候就是“咚咚……”中国古代文字的书写是横着写还是竖着写,从哪里向哪里写?对,从右向左书写,又是竖着写又是从右向左写。同学们今天见过简谱吗?我们今天的简谱横着写的对么?有小节四分之二四分之三就打节拍,有四分之二的节拍,但是横着写可以小节小节,竖着写就没法小节。中国古代从投古谱都是散唱,所谓散唱就是自由发挥,想拖多久就拖多久,或者跟着敲鼓的来。一般起调是为演唱服务的。所以有的时候叫指挥。我们今天的指挥就是合唱的指挥大家。乐队在后面,演员在台上演出,乐队在后面看不到演员怎么唱,看不见只能听,而声音的传递就要有时间过程,结果伴奏与唱调脱节,所以就要有一个人在前面指挥,指挥就要在舞台幕布前面站着,然后敲板,看着台上演员他们嘴一张就扬板,一闭就敲下去。唱的最重的叫眼,唱的轻的叫板,这就叫板眼。有板有眼,重声是眼,轻声是板,这样的话鼓乐器的人跟着看。

第二种是秦谱,到了后来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南方音乐就兴起了丝竹乐器,丝竹乐器就不是一个圆形长方形就能解决的了。于是秦谱的出现就需要不同的符号表示,这样就用中国的汉字来表示,但是汉字又很复杂,所以就把汉字减掉一些部分,留下部首和笔画表示,我们知道弹琴是要用两个手完成的,像琵琶等,秦谱就有点像日本字,是支离破碎的汉字,但是古人知道他所表达的意思。所以今天就没人认识秦谱了。后来到了唐宋时代,又出现了一种谱,叫工车谱,它实际上也是由一种符号组成的,是简掉汉字笔画所组成的,也是今天不认识的。再后来到了元代,有了散体的出现,我们又采用了宫调,今天的古体大多是这种宫调。棋谱从先秦来就有演唱伴奏,那么伴奏乐器有哪些呢?有八音的说法,就是八大乐器的伴奏,第一位的是金,就是金属乐器,比如楚国的编钟。第二种是石,石是由玉或石头制作的,比如说石鼓,还有玉佩等,第三种就是土,土就是用泥土烧制的,土又包括两种,一种是罄,一种是缶,至于缶呢,《廉颇蔺相如》里面就有说到,赵王到秦国与秦王谈判,那个秦王就为污辱赵王,表示他的国家是一个强国,赵国是一个小国,所以就说:听说你们赵国音乐很好听噢,赵王你是不是弹个瑟来听听。于是赵王没办法,只有弹瑟,结果秦王听了之后很得意,就叫史官记载某年某月某日赵王为秦王弹瑟,言外之意,赵王是个歌姬,是不是就这个意思,这叫侮辱赵王,结果蔺相如,廉颇蔺相如列传,蔺相如很聪明,针锋相对,他说,我们听说秦国的人都会唱信天游,秦国就是今天的陕西一带的,唱信天游,所以现在我带了一个缶来,就是一个瓦罐,这个信天游的伴奏乐曲呢就是敲一下瓦罐“嘣”,擦一下大腿“嘣”,然后就唱一句出来做伴奏,秦王当然不干了,于是蔺相如就把刀指在脖子上说,五步之内,如果大王不给我击缶唱信天游,我就跟你同归于尽,我颈血就蘸在你的脖子上面,现在我开始倒计时,5,4,3,好,这样,秦王怕死,就只好击缶唱歌了,唱了信天游,于是蔺相如叫赵国的使臣记载:“某年某月某日,秦王为我们赵王击缶”,言外之意,“我们赵王是高级歌姬,你是低级歌姬”,这样的意思,好,这就是缶。另外,我想大家应该是知道的,大明公词,你们读小学的时候应该都看过的吧,大明宫词里面吹的,整个大明宫祠的背景音乐基本上都是用的是埙的音乐,埙就是一个瓦罐,上面有三个眼和前面有一个眼,这里有一个眼这有三个眼,这个罐吹的时候这三个眼只能发出三个音就是哆、咪、唆三个音,但是,它反复的用这三个音来形成一种音乐,大家感觉一下,看是不是是大明宫祠的背景音乐,很苍凉的感觉,那种感觉很苍凉,这就是埙。用木材木料来做的乐器叫做木,比如说,我们今天和尚敲的木鱼,我们叫窝窝鱼也可以,还有,河北的梆子,敲的梆子,这都是木头做的乐器;第五种,就是用动物的皮革来做的乐器,是革,也就是鼓。

以上这五种乐器都属于北方音乐的伴奏乐器,声音很响亮,尤其是金和石很响亮,所以后来我们评价一个人的声音有很大的震慑力、影响力我们说他有“金声欲震”的效果或者说他“掷地有金石之响”,后面还有的应该是刨,就是用葫芦或者木条来做共鸣器的,这种比如说我们今天的很多乐器,二胡、京胡,它都有一个共鸣器,或者那个葫芦丝,看见没有,对不对,好,这个就叫刨。刨一般来说是江南乐器,而刨上面往往都有琴弦,这个琴弦呢,我们就叫做丝,好,然后用笛子来做的乐器就叫做竹,有笛子、箫,这些都是,江南的乐器一般都是刨、丝、竹,往往呢,江南的歌都显得缠绵婉转,所以我们说“听起江南丝竹”,听起来也非常的美,春江花月夜,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用丝竹乐曲来伴奏。

下面我们再说一下深诗,中国古代的诗歌它都叫深诗,但是它又包含这么几种唱法,第一种叫乐诗,乐诗就是有伴奏的演唱,一般来说,官府有钱人家,才可能有伴奏,所以乐诗又叫雅诗,又叫奏诗,乐诗又叫雅诗,又叫奏诗,而第二种歌诗,歌诗就是轻唱,没有伴奏的演唱,就像我们今天唱山歌,就是一种在山上的歌诗,民间唱的,所以请问各位,知道《诗经》分为风、雅、颂吗,风是民歌,雅是周王朝国都地区的相当于今天我们用普通话来唱的音乐,然后颂是祭神祭祖的歌,请问各位,风雅颂这三类里面哪一种是属于歌诗,没有伴奏的?风是属于歌诗,然后雅和颂基本上都属于乐诗,而雅里面的小雅还是属于歌诗;第三种就是颂诗,颂诗和歌诗一样没有伴奏,但是歌诗的高低起伏很大,另外一个,它的拖延时间比较长,就占的时间比较长,诗歌也是个也应该是一种时间艺术,但是颂诗往往比较平,还有就是它不是拖得那么长,就有点类似于我们小学和我们现在有时候早读的时候同学们读书是不是有点唱读的感觉,那就是颂诗。但是颂诗的那种“颂”,过去也是有一种约定俗成的曲调的,比如说,我读中学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就教了我们一种颂的方法,我读中学的时候是什么年代呢,是上一个世纪的60年代,现在算起来是40多年前,我记得她上课讲古诗的时候她一般都采用颂的,她告诉我们说这是她解放以前读私塾的时候她的老师教给她的,而她老师这种颂又是老师的老师教的,就应该是一种从古代流传下来的颂的方式,不过我们听着觉得一点都不好听。但有一次我们把她唱的颂的那一首诗记住了,是怎样一个原因呢,就是我们班上有一个男同学,这个男同学他可以在课堂上随时随地、可长可短、可轻可重地发出一声“噗”的声音,什么声音,打气,很奇怪,我们班的男同学都把他叫炮手,那一天也不知道是炮手哪根神经发炎了,平常大家只是不听,乱闹一阵就算了。这一天,语文老师在颂诗的时候那个炮手就在语文老师每颂完一句后就发射了一声“噗”声,语文老师说,听着,是这样颂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她和往常一样,闭着眼睛,也不管同学们听不听,反正她颂她的,“故人西辞黄鹤楼”,“噗”~~~,第一声就十分轻巧,比较轻俏,然后,“烟花三月下扬州”,“噗”~~~,第二声就略带感伤,“孤帆远影碧空尽”,“噗”~~~,第三声就有无限的惆怅,“唯见长江天际流”,“噗”~~~,第四声就是无比的绝望,他的这个声音也打得很大的,同学们都听见了,跟那个男生串通好了的,语文老师开始是沉浸在自己的角色里面,所以她没反应过来,她每吟完一句之后不同声调的“噗”声,但是她发现教室很异样,大家都在憋笑,女同学都憋红了脸憋出了眼泪,就举手请假要上厕所,而男同学就把文具盒、饭盒、饭勺、钢笔、桌子板凳搞得乒乒砰砰得响,欲盖弥彰,所以语文老师,她马上反映过来,就是她刚才每吟完一句的“噗”声,于是炮手就被语文老师从座位上请了起来,语文老师问得好严肃的,她说,你为什么在课堂上随便打屁啊,炮手也回答得很认真,初中生回答老师的问题背着手回答,那个时候我们都跟你们一样的,都是初一,这么小小的孩子,所以他站起来说,“报告,报告黄老师,屁,屁是一种碳酸气,它在我的肚子里滚来滚去,一不小心飚出去,求老师别生气”,炮手一说完,教师里面压抑很久的笑声终于爆发,我们知道,我们初中生就有这个特点,比如说,老师有时候都怕讲笑话,他听到了笑话之后就无限夸张自己的感受,在那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子笑,结果教师就没有办法控制了,最后语文老师没有办法终止这个笑声,所以她就走了,走的时候她扔下一句话说,“一个烂摊子,一个烂摊子,真可谓朽木之材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语文老师走了之后,我们同学好得意,大家都在不断重复炮手刚才演过的那个过程,下课之后同学们又把今天的这个我们对语文老师取得的胜利去向别的班的同学讲,或者回家,我们那个年代姊妹都很多,不是独生子女,都是多少姊妹,回家之后悄悄地告诉自己的姐姐、弟弟、哥哥,我们知道记忆有这个特点,如果你在课堂上听了,再好听的东西,你笑一笑,要是你不想它,不说它,不重复,你可能就忘掉了。我们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议论一下,回寝室把这个事情告诉同学,回家告诉别人,结果你就可能会记住了。这是一种记忆方法,课堂上老师讲的东西我们马上回去自己重复一下,那怕是你自己对自己说,也把它重复一下,基本上就可以记住。正因为这样,所以后来我们大家都记住了语文老师的这种吟诵方法,这就是语文老师的这种吟诵,颂在中国过去还包括咏,咏就是拖得长的颂,还包括讽,讽像风在吹,所以讽诗往往注重在刺激,就是告诫讽刺的意义。

另外还有吟,吟在颂里面是一种声音比较低的,感情比较感伤暗淡的,所以往往吟是在晚上吟,比如李商隐的《无题》,“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因为说晚上要是声音太大了的颂,就会破坏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不行。此外,颂里面也有一种声音比较大,就叫做嚎,就像我们早读的时候,比如说那个男同学为了引起全班同学的注意,他突然抬高他的声调,一下叫起来,有可能我们说你嚎什么嚎,这就是颂里面的一种方式,后来人们就把这种抬高声调的一种颂诗方式叫做口号,于是就呼口号,中国人本来是喜欢呼口号的,是因为40多年前那场文化大革命,口号呼得太多了,所以今天我们就不大呼口号了。文化大革命的口号呼得来,让一些人,可以说都失去了生命,比如说我们这里开大会,一开大会的时候我们就要选出我们在场的,首先是将家庭出色最好的,祖宗八代都是工人贫农的人,选出来;出身好,第二,表现好,像选三好学生、优秀学生、优秀干部一样选出来;第三,还要声音大,选出来要带头呼口号,一开大会,首先要喊的是“坚决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打倒刘少奇,保卫毛主席”。整个会议过程中间,那些牛鬼蛇神拖上来做斗争,然后每一次到了激动的时候,这个带头喊口号的人就要不失时机地插进来喊一声“打到刘少奇,保卫毛主席”。他自己也很激动,有时候激动了,就会一下子就喊错了,结果他就最先抓到公安局去,就判刑了——现行反革命。公众场合喊反动反共口号。所以我说的是,那场文化大革命,使我们中国人不再喊口号了,其实口号有一种提结群情的作用,今天我们基本上不喊口号,我们最多宣誓,那不叫喊口号。

此外,还有一种方式叫做占,占的声音一般就是节奏比较短促,往往是比较短的诗,所以有时候我们在古典小说里常常看见,那些文人,口占一绝,因为绝句最多在二十八个字,对不对,四七二十八,或者二十个字,很短,从来没有说口在一首歌曲,很长的歌曲,口占一绝。最后一种啸的方式是笑,这个啸是怎样的一种啸呢?它原本开头是唱歌,唱着颂诗,颂着颂着,内容不重要了,主要是表示一种心情,一种态度,就像今天有时候我们唱歌,唱着唱着我们歌词就隐去了,唱着唱着为了表示高兴,一乐之下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唱了,啸诗就是有声无词,没有歌词,有点类似于我们男孩子吹口哨,吹口哨有时候是高兴得吹,有时候郁闷也可能吹,表达自己的一种感受,不过古人的啸它不是吹口哨,他是怎么啸的呢,据史书记载,古人的啸是模仿动物的一种啸声,猿啸不是,虎啸也不是,狼嚎也不是,马嘶也不是,狗吠也不是,猫吆也不是,是怎样的呢?是模仿的驴的叫声,驴鸣,为什么要模仿驴鸣呢?是因为啸在魏晋时代,那个时候统治者的矛盾很尖锐,文人动辄得咎,很恐怖,所以啸是书写自己内心的恐怖和郁闷,于是就选择了驴的叫声。据说驴的叫声是清越悲怆而恐怖、撕心裂肺,驴的叫声有一个材料可以证明,你们可能还不知道黔驴技穷的故事吧,它这个故事是这样来的:“黔无驴”,贵州没有驴子,“有好事者船载以入”,有一个好事的人拿一个船把它运到贵州去,“至则无可用”,送到贵州,山太大了,背东西也不行,背人也不行,“放之山下”放生了,“他日,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驴,身体并不是很大,但是那个样子看起来又不像马又不像狗是吧,比狗大一点点,所以这是个什么家伙呀,没见过,耳朵立起来,很大的头,很小的身子,眼睛绿汪汪的,这种感觉看起来可怕,结果过两天老虎也习惯了,觉得不可怕,走近去搞摸查,结果驴突然大叫一声,驴一叫,老虎吓得怎么样呢——这是柳宗元的寓言——说“远遁”,吓得跑的远远的,后来渐渐的声音就熟悉了,老虎又去摸查,这次呢,驴的叫声它不怕了,于是驴就踢了一下后退,于是老虎就说“技止此耳”,它的本事就只有这个了,于是,这个老虎就把它吃了,这就叫黔驴技穷。魏晋时代的文人颂诗有时候也采用颂的方式。

最后我们介绍几种唱诗方法。第一种,按照现存、古籍中保存的曲调唱,一个是唐代《开元风雅十二式谱》,里面有很多唐以前的曲谱,但是,一定要懂宫调懂琴谱懂才会唱古谱;第二是明代《永乐大典》里面保存了很多唐宋的曲调,都是宫阙谱,然后清代有《钦定九宫大成南北词曲谱》,姜夔的《白石道人歌曲》十七首,都是姜夔自己创作的曲谱,用的就是减字谱创作的,这是第一种。第二种,借用经典歌曲和电影电视的插曲来演唱。比如说三十年代的李叔同,弘一法师,李叔同是个音乐家,同时又是一个古典诗词创作家,他写了一首《送别》。他想让老百姓都会唱,这个曲调一下学不会,于是李叔同就借用了原来是英国乡间流行歌曲,传到美国,又传到日本,再传到中国,也就是说,全世界都会唱的一个调子,李叔同就把自己的词安在这个调子上。结果这首《送别》唱到今天,久唱不衰。第二,可以用电影电视的插曲来演唱,比如说刘禹锡的《竹枝词》。“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这是刘禹锡在我们重庆写的巴蜀名歌,巴蜀名歌《竹枝词》是怎么唱的这个调子我们不知道了,于是我们就可以借鉴一个我们会唱的这种名歌的调子,电影歌曲来唱,比如说“刘三姐”: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第三,毛泽东写过很多的古典诗词,沈阳音乐学院有一个音乐教授叫李杰夫,为毛泽东的诗词作了多少的曲调,今天我们可以借用他的调子来唱,比如说毛泽东有一首《蝶恋花》: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怀念杨开慧的,我们就可以拿来唱苏轼的《蝶恋花》。第四,套用流行歌曲来唱,或者儿童歌曲的调子来唱,比如说我刚才唱的及开头唱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我们就可以用《朝花夕拾》的调子唱。(略)另外,再比如说《让我们荡起双桨》,杨万里的这首诗《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

最后,自己根据古诗词的韵味来配曲,比如说,王安石的《泊船瓜洲》,比如说,这是我自己查创作的一个曲调,与黄梅调有点接近,因为《泊船瓜洲》应该是唱黄梅调的地方。就自己创作,如果说,我们不能够自己创作,也可以借用,大家会唱《天仙配》吗?如果我们把古诗用上这些调子来唱,我想呢,边走边唱就很快乐。最后,我们以后唱唱苏轼的《水调歌头》,再一次感受中国古代诗词的音乐美,也希望通过各位让诗歌又可以唱起来!

回音阁

听了李达武教授的中国诗歌的美,“如闻仙乐耳皆明”,古诗原来是可以这么欣赏的!

我们总在抱怨浩若烟海的古诗词难记难背,枯燥难嚼,殊不知我们也可以这样一路读来一路歌,摇头晃脑学古诗,在愉快中学习,寓学于乐,其乐无穷。

勿庸讳言,李老师讲的有些内容过于专业化,很多东西我们也不是完全听懂了了,但是基本的思路,欣赏的方法以及再创作的乐趣我们是乐于接受的。加之李老师深入浅出的讲解又把很多深难晦涩的知识说的明白清楚,让我们由初识到熟悉,由感知到掌握,比如韵律的运用与解读,我们平时自己看书时也偶尔有些接触,但是完全看不懂。于是就跳过去了。今天听了李老师边讲解变唱,我们也就基本明白了,并且还很感兴趣了。

我们认为,讲座的知识内容不一定要全部都能听懂,能否了解专家的治学方法,感受一种艺术的理念,感悟一种思维的方式,这才是最重要的。希望学校多举行这样的活动,让我们多长见识!(辜永德)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关闭]
上一篇:没有了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