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人艺术高中微信公众号

“东突”恐怖主义的由来

  • 发布人:重庆八中
  • 撰稿:
  • 摄影:
  • 发布时间:2008-09-11

“东突”恐怖主义的由来、活动及形成原因

龚 美 德

(西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2008年国内外反华势力进行了里应外合的反华活动,先是3.14拉萨骚乱,接着是奥运会圣火传递在西方遭到刁难.8.4日在奥运会召开前夕, “东突”恐怖 分子在喀什制造重大袭击事件,16名公安武警被杀、16人受伤。8.10日、8.12日、8.27日 “东突”恐怖 分子又接连制造恐怖事端,试图扩大其国际影响.下面我就简单给大家介绍认识 “东突”恐怖主义 的实质、由来及形成原因。

“东突”恐怖主义,就是以“东突厥斯坦独立”为旗帜,纲领,行动的恐怖主义。它发端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80年代后半期明显地极端宗教化,90年代以来则恐怖主义化,是集民族分裂,宗教极端和暴力恐怖为一体的邪恶势力,是以宗教极端和暴力恐怖手段企图把新疆从祖国版图分裂出去的极端民族主义。突厥民族是我国古代一个游牧为主的民族,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广大突厥人与汉族在内的各民族经历了长期融合,今天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

一、新疆概况:

1.新疆历史上就是中国的领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简称新,位于中国西北边陲,面积16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是中国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陆地边境线5600多公里,周边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蒙古、印度、阿富汗等八个国家接壤,在历史上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现在又成为第二座“亚欧大陆桥”的必经之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新疆历史上就是中国的领土。前138年汉朝派张骞出使西域。前60年汉朝设置西域都护府,管辖新疆在内的广大地区。公元640年和702年唐朝设立安西和北庭两大都护府管理新疆事务。元朝设置别失八里和阿力麻里分管天山南北。明朝沿袭元制,设置哈密卫。清朝于1759年统一西域后,改称新疆,意为“故土新归”。1884年清政府设置新疆省,省会迪化(今乌鲁木齐)。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1955年10月1日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2. 新疆人口、资源概况:

新疆人口为1963.11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约占60.5%。新疆共有47个民族成份,其中世居民族有13个。各民族中,维吾尔族897.67万人,占总人口的45.73%;汉族780.25万人,占39.75%;哈萨克族138.16万人,占7.04%;回族87.63万人,占4.46%;柯尔克孜族17.12万人,占0.87%;蒙古族16.96万人,占0.86%;塔吉克族4.35万人,锡伯族4.08万人,满族2.41万人,乌孜别克族1.42万人,俄罗斯族1.13万人,达斡尔族0.67万人,塔塔尔族0.47万人,其他少数民族共10.79万人。

新疆矿产种类全、储量大,开发前景广阔。目前发现的矿产有138种,其中,9种储量居全国首位,32种居西北地区首位。石油、天然气、煤、金、铬、铜、镍、稀有金属、盐类矿产、建材非金属等蕴藏丰富。新疆石油资源量208.6亿吨,占全国陆上石油资源量的30%;天然气资源量为10.3万亿立方米,占全国陆上天然气资源量的34%。新疆油气勘探开发潜力巨大,远景十分可观。全疆煤炭预测资源量2.19万亿吨,占全国的40%。黄金、宝石、玉石等资源种类繁多,古今驰名。新疆旅游资源丰富而独特。按照《中国旅游资源普查规范》的资源分类,在中国旅游资源68种基本类型中新疆至少拥有56种,居全国之冠。新疆自然景观神奇独特,冰峰与火洲共存,瀚海与绿洲为邻,自然风貌粗矿,景观组合独特。著名的自然风景有天池、喀纳斯湖、博斯腾湖、赛里木湖、巴音布鲁克草原等。新疆人文旅游资源丰富,在新疆5000多公里古丝绸之路的南、北、中三条干线上留下数以百计的古城池、古墓葬、千佛洞、古屯田遗址等人文景观,其中,交河故城、高昌故城、楼兰遗址、克孜尔千佛洞、香妃墓等蜚声中外。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各民族的文化艺术和风情习俗绚丽多彩,构成了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旅游人文景观,深受中外游客的喜爱。

二 、突厥的由来

1. 突厥的由来

突厥与匈奴有着共同的渊源,是匈奴的别支,“突厥”一名最早见于《周书》、《北齐书》、《北史》,是北方一个以狼为图腾的游牧部落。突厥最早游牧于中亚的叶尼赛河上游,后迁徙到高昌(今吐鲁蕃)北山(今博格多山),以从事锻铁而著名。5世纪中叶,柔然征服突厥,把他们迁到金山(今阿尔泰山)南麓。公元552年,突厥在其首领阿史那 土门的率领下大败柔然,占领漠北地区,建立了突厥汗国。土门自立为伊利可汗,是为突厥汗国建立之始,汗庭(牙帐)建于于都斤山(今蒙古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此山被操突厥语的部落视为圣山)。国势最强时,占领现在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和内蒙古自治区,一直到渤海这一带的地方,向西则控制了西域一带地区。

突厥汗国是建立在草原游牧生活方式上的部落联盟国家,大可汗是一国之主,汗国的强盛在很大程度上靠大可汗的武力及其个人威望来维持。大可汗之下常以兄弟子侄为小可汗,分领部落。下有叶护,叶护之下有设、特勤、俟利发、吐屯等共二十八等,皆世袭。汗庭周围地区由大可汗直接统辖,其余地区分为东、西二部(即左、右二部),每部置一设,东设牙帐直幽州之北,西设牙帐直五原之北。突厥人与中原人民有着密切联系,他们经常在塞上进行贸易。

2. 突厥的分裂和衰亡

突厥汗国在他的统治区分设了许多可汗。到隋初,在汗国境内就形成了五、六个大的割据势力,其中突厥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是沙钵略可汗。除了沙钵略可汗外,还有阿波可汗、达头可汗、突利可汗、贪汗可汗等几大可汗并立的局面。582年,沙钵略可汗打着为北周报仇的旗号(北周曾把千金公主嫁给他),纠集诸可汗兵力共四十万大举南下攻隋,给隋朝北部地区造成重大伤亡,弄得“六畜咸尽”。在这种情况下,隋派河间王杨弘等分道追击突厥,沙钵略可汗战败逃走。军事上的失败,引起突厥的内部分裂。沙钵略可汗因为恼怒阿波可汗单独同隋讲和,率兵袭击阿波可汗的牙帐,阿波可汗西奔达头可汗。从582年阿波可汗与达头可汗联合起来,占有西域地区,称西突厥。与东面的沙钵略可汗抗衡,这样突厥就分裂为东、西两个汗国了。

突厥分裂成两个汗国后,力量上受到了很大的削弱,随着中原地区唐政权的日益强大,突厥与中原汉族之间的战略关系发生了逆转。首先灭亡的是东突厥。隋末唐初,东突厥不断向内地袭扰,颉利可汗和突利可汗甚至两度率兵侵犯关中,进逼长安。在这种情况下,唐太宗采取了积极的防御策略,并乘突厥内部分裂时派李靖为行军总管,统兵十万分道出击,东突厥在唐的沉重打击下灭亡。东突厥灭亡后,唐政府妥善安置了突厥人,设督府并让突厥人管理当地突厥部落。当时,突厥人迁居长安的近万人,突厥贵族被唐朝任命为将军、中郎将等五品以上官吏达百人。

西突厥在隋末唐初势力逐渐强大,并四处扩张“空弦数十万,霸有西域”。它的可汗对西域诸国王都授予颉利发的称号,“并遣吐屯一人监统之,督其征赋”。唐朝和西域的关系被隔绝了。因此,唐朝在灭东突厥之后,开始和西突厥展开争夺西域的斗争。642年至648年,唐军在接连打败西突厥后,又攻取焉耆、龟兹等地。天山南路各小国都纷纷摆脱了西突厥的控制,归附唐朝。最终唐军于657年,灭西突厥汗国,控制了整个西域地区。唐政府先后在西域地区设立安西督护府和北庭督护府管辖西域,突厥人一部分内附唐朝,一部分西迁中亚,而大部分转入回纥汗国。从此突厥人便退出了历史舞台,没有能够形成现代民族,所谓有上下几千年,纵横几万里,拥有上亿人口的“大突厥族”,纯粹是泛突厥主义者臆造的神话。

三 、“东突” 恐怖主义的由来和发展

1.突厥斯坦和东突厥斯坦

“斯坦”源于波斯语,意指“某某人的居住地”。“突厥斯坦”最初是中亚伊朗-塔吉克人对自己语言完全不同的北方邻人居住地的泛指。19世纪初,随着帝国主义列强在中亚地区殖民扩张的不断扩大,殖民者们为了其殖民侵略的需要,把一个中世纪阿拉伯地理学著作中,一个已经相当模糊的地理概念“突厥斯坦”(意为突厥人的地域)重新提出来。在沙俄征服中亚以后,在其新的领地建“突厥斯坦总督府”十月革命后的最初时期,苏联当局曾在其总督府辖区建成了“突厥斯坦共和国”。但这一名称甚至连苏联人也认为不恰当,正如前苏联地理学者穆尔扎也夫指出:“(突厥斯坦)这一名称不能认为是合适的。因为居住在中亚的民族,并不全部属于操突厥语的民族。1924年进行民族划分以后,突厥斯坦这个地名开始被另一地名中亚所取代。”<4>正由于并不准确的命名,在18-19世纪初,一些俄国和欧洲的人开始将中国新疆南部称为东突厥斯坦,而与西突厥斯坦(中亚)相区分(这与历史上的突厥汗国曾经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毫无瓜葛)。1827年俄国人齐姆可夫斯基提议以“中国突厥斯坦”取代东突厥斯坦,1829年俄国学者比丘林撰文反对这一提法,此后学术界陷入长期的争执中,这两个名称在俄国和西方学者的著作中经常可见,但在泛突厥主义传入之前的新疆,就根本没有什么“东突厥斯坦”这一概念。其中一重要佐证就是著名的维吾尔史学家毛拉木萨在他1904年出版的《伊米德史》一书中广泛记载了新疆的历史、地理,但却一字未提到“东突厥斯坦”。而“东突”恐怖分子为了分裂祖国,不惜一口咬定“东土耳其斯坦”(其实就是“东突厥斯坦”)是自己的祖国,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拾外人之牙慧,数典而忘祖。因此“东突厥斯坦”不是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而是某些老殖民主义者为肢解中国提出的一个政治概念。其最终目的就是想达到分裂和控制中国新疆的目的。

2.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

“东突厥斯坦运动”在新疆的产生和发展,源于境外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的双重影响。泛伊斯兰主义是19世纪中期阿富汗人马丁鲁提出的,其思想核心是联合所有伊斯兰国家,建立统一的伊斯兰政治实体。泛突厥主义运动则源于沙俄统治时代受压迫的鞑靼人,其宗旨是要联合从小亚细亚到中亚的所有突厥语系民族,建立一个统一的突厥帝国。在这两种思想作用和影响下,就产生了新疆的“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

从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来看,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思想(简称“双泛主义”)从20世纪初开始传入新疆。“双泛主义”一传入新疆,就受到当时中华民国新疆政府的大力压制,早在1914年土耳其人艾买提?卡马尔在新疆阿图什,以办学为名鼓吹泛突厥主义。还有新疆的维吾尔族人麦斯武德,早年留学土耳其时接受了泛突厥主义,1915年回到家乡伊犁,聘用土耳其教员传播泛突厥主义。但他们都曾经被驱逐出境而流亡国外。

3. “东突” 恐怖主义的由来

30年代初,麦斯武德、穆罕默德?伊敏等“双泛主义”者又陆续潜入中国,此时他们已形成了自己的思想体系和政治纲领,这就是所谓的“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简称“东突”),这伙人形成一定组织,竭力煽动“东突厥斯坦独立”。当时中国正是军阀割据相互混战的时代,新疆也是一片兵荒马乱,新疆省督军盛世才与支持哈密农民起义的甘肃军阀马仲英激战正酣。动荡的时代背景,给“东突”的发展提供了机会——1933年11月,南疆各地的“东突”分裂分子得到英国的支持在喀什公然宣布成立以“东突”核心人物——和加尼涯孜为“总统”和萨比提大毛拉为“总理”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1934年2月盛世才在苏联的支持下打败马仲英后兵进南疆,消灭了这个“共和国”。喀什“伊斯兰共和国”虽然只存在短短三个月,却是第一次公开提出新疆分裂,是新疆分裂运动的开始,其衣钵为新疆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一直承袭至今。

喀什“伊斯兰共和国”被消灭后,“东突”运动的主要人物再次逃亡国外。其主要人物之一的伊敏就是在流亡印度时撰写了宣扬新疆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史》,并被“东突”分裂分子视为经典。与此同时,日本也在积极筹划肢解中国,在推行大蒙满计划的同时,也策划在中国新疆建立伊斯兰国,为此日本还收留了奥斯曼帝国末代苏丹阿卜杜尔?海米德二世之子,准备让他出任新疆独立后的首脑。抗战时期,麦斯武德、伊敏、艾山?玉素莆等“东突”分裂运动主要人物又回到中国,在中国内地出版刊物,宣传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的思想。1944年伊犁、塔城和阿尔泰三个地区在苏联的支持下成立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苏联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真正目的并不是支持新疆独立,而是要以新疆问题做交换筹码,迫使中国政府承认外蒙古和苏联在中国东北的特权。1945年8月中苏友好条约签署,达到了苏联的预期目的,因此苏联要求“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与国民党政府谈判,成立新疆省联合政府。麦斯武德、伊敏、艾山等“东突”分裂分子也被安排在联合政府中任职。由于“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实权掌握在反对新疆独立的阿合买提江等人手中,因此最后“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无果而终,但事实上的独立一直维持到1949年解放新疆为止。新疆解放以后,人民政府从团结的角度出发,把这一事件称为“三区革命”,但是这一事件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

新疆的和平解放对“东突”分子是一个沉重打击,“东突”势力并不甘心失败。在境外,一些逃亡的前国民党新疆政要、各种骚乱分子以及他们的后代都把自己装扮成难民,到处兜售他们的“新疆独立”和重建“东突国”的反动主张。他们还用“东突厥斯坦”的名义,在不少国家成立了几十个类似的组织,其目的都是为了搞分裂和重建“东突国”。50年代末,中苏关系恶化,又正值大跃进造成的灾荒。为煽动边民外逃,苏联驻伊宁领事馆大量散发苏侨证,苏联又开放边境,收纳中国边民。1962年4月初,伊犁、塔城地区的边民大量外逃去苏联。5月底,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政府和党委机关被暴乱分子捣毁。后来在苏联支持下,分裂分子还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企图依靠苏联实现独立,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在历史上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便是互相勾结,相互依存。于是“东突”随着80年代崛起的当代伊斯兰复兴运动一起活跃起来,它与宗教极端势力秘密勾结,本身蜕变的更为极端化。90年代以来,民族分裂主义在全球掀起一股恶浪,“东突”势力也迅速膨胀,在中国新疆和有关国家,“东突”势力策划、组织了一系列爆炸、暗杀、纵火、投毒、袭击等血腥恐怖暴力事件,严重危害了中国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并对有关国家和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构成了威胁。

4.“东突” 恐怖主义的发展

“东突”分裂运动在 20 世纪后期开始恶性发展。

第一个发展趋势是联合,由于历史原因,长期以来“东突”分裂组织大多是在境外,活动分散,而且规模和影响都较小。 20 世纪 80 年代以后,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苏联解体和中亚各国独立,给“东突”分裂主义者卷土重来带来了机遇。原先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的“东突”分裂组织达成了统一集中发展的共识,提出了“统一组织、统一纲领、统一领袖、统一武装、统一行动”的目标。先后出现了“伊斯兰真主党”、“伊斯兰改革党”等联盟性质的组织。

1992 年 12 月,“东突”分裂主义者在沙特、土耳其的资助下,在伊斯坦布尔召开了“东突厥斯坦民族代表大会”,来自中亚、美国、澳大利亚、巴基斯坦、德国、沙特、土耳其、瑞士等国的 30 多个分裂组织的头目参加了大会。在此次大会上成立了“东突厥斯坦国际民族联合委员会”,确定了国名(东突厥斯坦国)、国旗(月牙旗)、国歌(夏迪雅)和国徽,标志着境外“东突”分裂主义运动走向联合。

1993 年 4 月 5 日,美国、德国、法国、巴基斯坦、沙特及中亚等 17 个国家的“东突”分裂组织代表再次在土耳其举行了“东突厥斯坦”国际会议,宣布建立统一流亡政府,任命热扎彼肯为“政府首脑”,发表了独立宣言,并呼吁联合国、国际人权组织和伊斯兰组织向中国施加压力,还声称将与“民运”组织、达赖集团进行“联合行动”。

1996 年 10 月在和田,来自新疆十几个州(县)的分裂组织代表举行会议,宣布成立“伊斯兰真主党”,通过了党纲、组织建设等七项文件,这标志着境内分裂势力开始由分散走向联合。

第二个发展趋势是国际化。 90 年代以后,“东突”分裂组织逐渐从地下转为公开,并开始朝着国际化趋势发展。中亚地区“东突”分裂势力的总头目莫哈里索夫就曾公开表示:“要实现独立,没有国际的支持不行,没有西方的支持不行,仅有少数国家的支持也不行。要打‘国际牌’,使新疆问题国际化”。近年来,“东突”分裂组织更是明确推行国际化的策略:扩大在中亚、西亚等伊斯兰国家的政治影响和生存空间,淡化分裂活动的民族宗教色彩,而是将所谓民族宗教问题与人权问题挂钩,把分裂活动提升为“民族解放运动”,以争取西方大国的支持。为此,分裂组织的头目频繁与西方大国接触,并连年在西方国家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到处举办“东突厥斯坦问题”国际研讨会、展览会,并不断组织示威活动,同时充分发挥因特网等现代通讯传媒的作用,扩大影响。

诸如 1994 年 4 月,“维吾尔人国际联盟”在纪念“东突厥斯坦革命英雄”会议上决定,将“东突厥斯坦人民的悲惨命运问题拟定告联合国书”,妄图进一步使新疆问题国际化。

1999 年 5 月,在哈萨克斯坦的“东突”分裂组织在阿拉木图举行游行集会,公然打出“支持北约轰炸南联盟”的标语,并宣称“科索沃”的今天就是“维吾尔斯坦的明天”。“东突”分裂组织头目还拜会美国总统克林顿,递交了关于“东突厥斯坦”历史与现状的有关材料,向美国摇尾乞怜,希望美国能像帮助科索沃的阿族那样帮助“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人。

第三个发展趋势是恐怖主义化。从地理上看,新疆在与中亚地区东部相连,使得“东突”分裂组织与该地区活跃的民族分裂主义势力、极端宗教主义势力和恐怖主义势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地缘联系”。

在其恐怖主义影响下, 1997 年,中亚地区的“东突”分裂组织召开会议,批判了艾沙的“和平斗争”主张。 1999 年 12 月,来自 18 个国家的 40 多个分裂组织代表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会议,确立了暴力“建国”的方针,并就“武装夺取政权”达成共识。计划在十年内建立一支人数在万人以上的正规军队,在新疆地区实施恐怖战、游击战,甚至正规战。为此“东突”分裂组织派遣大批成员在阿富汗、车臣、克什米尔等地参加实战锻炼,并在中亚、西亚、阿富汗等地建立了 20 余个训练基地,训练骨干分子。哈萨克境内的“东突厥斯坦委员会”在阿拉木图召集近 100 名曾在原苏军服役的军官和士兵,策划组建武装部队,并在沙特维吾尔族商人的资助下,购买了 700 支手枪、 200 支冲锋枪、 10 多挺机关枪以及火箭筒等大批武器,企图偷运进新疆,支持“东突”分裂组织。“东突”分裂组织还疯狂叫嚣,“解放东突厥斯坦不能用和平方式,要靠武力解决”。有些分裂组织公然提出要在南疆山区进行“武装割据”,一些“东突”组织就在纲领中明确主张使用暴力。例如,在阿富汗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土耳其的“东土耳其斯坦青年民主联盟”、哈萨克“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和“中亚维吾尔真主党”等。还有一些组织,虽然没有在纲领中明确提出要使用暴力,但是在行动中已实际开展了恐怖活动,如“东突信息中心”等。

四、“东突” 恐怖主义的累累罪行

进入90年代以来,东欧巨变、苏联解体,世界性的民族分裂主义泛滥,苏联一分为十五,南斯拉夫一分为六。特别是车层分裂、恐怖分子十分猖獗。“东突”势力象吃了兴奋剂,也日益嚣张起来。 90 年代是新疆“东突”分裂组织发展最为迅速、活动最为猖獗的时期,截止到目前在境内外的“东突”组织有 50 余个。主要有:“东突厥斯坦星火党”、“东突厥斯坦青年党”、“东突厥斯坦燎原党”、“东突厥斯坦独立组织”、“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东突厥斯坦民族解放组织”、“东突厥斯坦中央执行委员会”、“天山民。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关闭]
图片